孙瑞雪教育机构
微信二维码

扫描添加

“15年前,故乡宁夏的第一批家长,把心爱的孩子送到我这里,我从此起步。接着是北京、广州、上海、郑州、昆明、西宁等各地的家长,他们关注着远在宁夏的这个教育,并热情传播它,帮助我一路走到现在。
我爱孩子们,始终小心翼翼地仰视他们。他们引领我回到了心灵的故乡,给了我无尽的爱和对生命秘密的探索。”
   ——孙瑞雪,写于2009年。

儿童如果将他已掌握的概念,在对环境的自发的探索过程中一般化,这是一个内在机制转换的过程,也是儿童掌握概念的目的。

——孙瑞雪



图片.png

孙瑞雪

中国著名的教育家与儿童心理专家;“爱和自由、规则与平等”教育精神的创始人;其创作的社会科学专著《爱和自由》与科学教育专著《捕捉儿童敏感期》开创了中国幼儿教育界的新纪元。



图片.png


文 丨 孙瑞雪


儿童可以通过名称建构他的意识活动。比如,儿童对球体的认识可能来自于皮球,也可能来自于球体(教具的一种),也可能来自于圆月等。当成人说到球体或圆时,儿童可以通过记忆,在思想中把名称和物体联系起来。这是从普遍意义来讲的。在具体的教学中,我们使用教具用三段式教孩子某个准确而具体的概念,当儿童不能指给我们这一物体,我们就可以从中发现儿童还没有将名称和物体产生联系的能力。让我们学着等待儿童的这种心智状态的来临吧。


蒙特梭利说:“如果孩子没有犯什么错误,老师便可以唤起和这一物体概念相关的活动。”这个“错误”指的是,儿童是否准确、清晰地掌握了新概念。前不久,我对6岁的儿子说:“你一生追求什么?”他说:“玩!”我说:“我指崇高的理想。”他问:“你说什么?”我说:“真、善、美怎样?”他说:“打针的针吗?”我心想:“我不能说真理的真,他不懂。”我说:“真实的真!”他哈哈大笑说:“你为什么不说真理的真呢!”“真实”、“真理”,恰是相近概念的发展。也就是儿童完全掌握了这个内容的时候,你才能加入另一个内容。


当我们给孩子讲生物链时,我们讲到食草动物、食肉动物、腐烂之后的动物如何滋养土地,生出更茂盛的植物,那些概念掌握得很好的孩子会马上说:“噢,这是一个循环的过程......”大孩子会说循环。甚至一个小孩子,他不断用手比画着,想表达什么,画了一圈又回到起点。这时我们只说“循环”,把这一词汇同他的大脑的概念配上对就足够了。


蒙特梭利说:“关于将孩子所学的概念一般化的问题,即把这些概念应用于他所处的环境中,我并不主张在一定时间,甚至在几个月内上这样的课。”儿童如果将他已掌握的概念,在对环境的自发的探索过程中一般化,这是一个内在机制转换的过程,也是儿童掌握概念的目的。它需要时间,有的儿童可以马上做到,有的需要更漫长的时间。这是个认知的延迟问题,不仅儿童,成人也有。当你告诉儿童这些内容的时候,可能儿童一年都不使用这个概念。但是也可能某一天当孩子遇到相同环境的时候,他可能突然就说出来了,并领悟了它全部的意义。有的孩子是当时就用,有的孩子是在很久很久以后才用;有的时候你以为孩子没有掌握,其实他已经接受了,只是他还没有使用而已。



图片.png

《夕阳》沈鸥彤  宁夏蒙特梭利国际学校


我儿子4岁时,我和他一起使用色板。他对颜色基本上认识了,但从不对我谈起,似乎对颜色一无所知。前不久,我孩子突然开始对我说:“妈妈,你看,这个颜色是浅粉色。这个颜色比这个浅色深一点,是深粉色。”一天到晚总给我说,我也没在意。说多了我才感觉到,逻辑化的色板(色板第一组是三元色,第二组是间色,第三组是从深到浅,有7块深浅不同的色)他已经掌握得很好,并能自由使用了。也就是说,他已经将概念一般化了。


关于蒙特梭利教具我们还有另外一个小故事。我们的色板大都是木头做的,中间一块板子,两边是白色的。我知道有些色板是塑料做的, 塑料跟木头在感觉上不一样,塑料的很轻,你试一下就会发现。如果我们在路上看到一块很漂亮的木头,一块像方砖一样大小的木头,你一定会捡起来。如果是一个塑料块你很可能不去捡起来。到底是什么原因我不知道,对于成人而言,我们已经不太能说清我们更原始的感觉了。但我认为大自然非常奇妙,生命的本质可能跟自然的东西相通。儿童喜欢摸木头的东西,确实,就我们感觉,色板如果做成塑料的话,它有可能给孩子产生一种玩具的感觉,非常有可能。有的用木头做的乘除法板很大,抱起来是很有重量的。有时候孩子抱不动,把它贴在肚子上靠腹部的力量来抱。如果做成很小的,或者做成塑料的,那个感觉就全部消失了。


图片.png

《黄昏的海》杨舜茹   宁夏蒙特梭利国际学校


做教具的刘老师拿了一块木头,像书那么厚,跟成人的手掌一般大小。我儿子看见以后就要了来。结果那块木头在那一周就“吃香”得不得了。幼儿园的孩子一般不强制拿别人的东西,但那块方木块例外。只要辛辛不小心放到哪儿,一回头方木块准就不在了,立刻被另一个孩子拿走了。那个孩子一不留神,又被第三个孩子拿走了。晚上辛辛站在门口大哭,说:“我的木头让琪琪拿回家了。”我说:“什么木头?妈妈再给你找一块。”“不!就那块木头,就那块木头!”后来我问刘老师,他说:“是我们工厂的一块木头,我觉得特别好,摸着特别好,我就给辛辛了。”我对儿子说:“你不要着急,妈妈明天给你拿回来。”


第二天,那个木块又出现在幼儿园里,一个传一个。后来我就问:“这个木块到底有什么秘密呢?”刘老师全家都是木匠出身,他说:“木头很奇怪,尤其那种言林木,拿在手里的感觉妙不可言。”是的,木头拿在手里还余留着生命的感觉,我们的老师都感受到这一点,刘老师说他“极喜欢摸”。这就让我想起日本的一本小说,一个小孩子摸葫芦,上课摸,睡觉也摸,干什么都摸,最后别人把他那个葫芦硬是给砸了。这当然就破坏了孩子对这个葫芦的感觉能力。 


这个木头块那段时间成为孩子们的“黄金块”,它传了很久,我儿子为它哭过好多次,1个月后,它神秘地消失了。



图片.png



图片.png


萌萌:邱老师,我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哥哥。

我:噢,都是亲哥哥姐姐吗?

萌萌思考了一会:不是。

萌萌又思考了一会:姐姐是轻轻的,哥哥是重重的。


 邱凤灵老师  广州市白云区孙瑞雪实验幼儿园




7.png

▽显示全部内容

今日推荐

家人要多留意自己和孩子的相处状态,去觉察是否是自己说话的节奏过快...more+

校园文化

培训课程

课后分享

爱和自由育儿论坛入口
用户名:
密  码:
 

精神圈书店

儿童世界百科全书
这本具有鲜明的特点。首先是内容丰富又饶有趣味性。全书分为宇宙、地球、海洋、动物世界、植物、恐龙生活的年代、我的身体、机器、科学、人... [详细]


中国禁毒数字展览馆